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使徒化从海贼开始

第535章 善良的代价

使徒化从海贼开始 虔诚的祈祷 11797 2021-09-18 14:09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使徒化从海贼开始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就算不是强者,每个人的心中都藏有隐藏于最深处的秘密,就连卡恩自身也有不愿暴露出去的秘密。

  不过他的秘密只能说是难言之隐,并非是什么完全见不得光的事情,不然龙傲早就被他杀了。

  可有一些强者的秘密,就是哪怕任何一丁点消息,都不愿意传出去最为黑暗的秘密。

  那些隐藏在心中的秘密,大多恐怕都是不为外人所知,污秽且毫无下限的的事情。

  能够直视生灵隐藏于暗面的想法,因为见识到太多见不得人的手段,落清画若是被同化,内心也变得邪恶的话。

  那么对于落清画来说,毁坏他人的名誉,掌控他人的生死,利用他人的欲望,玩弄众生的心,都不过在于鼓掌之间。

  落清画只要选择了这条道路,将会成为最可怕的强者之一。

  因为知道的多,所以一切事情都不用自己出手,只需要在暗中操纵就可以戏耍诸天万界的众生。

  能够看透心灵深处最深处的暗,倘也可能会产生了畏惧感,不敢相信任何人,觉得外界没有一处是可以容身的净心之所,选择只能孤身一人的逃避。

  选择了逃避这条道路的话,就证明落清画的本心本性是善良的。

  可有些时候,善良总是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,而且有的代价将会是善良之人难以承受的。

  卡恩一直自认不是善人,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,所以只是遵守着一些底线,过的极为畅快。

  同时卡恩也一直都信奉者,知道的事情越多,往往也需要付出一些代价。

  因为无知不需要去顾虑某些事情,所以能够保持天真无邪的性格,过的比某些知情者还要快乐的多。

  落清画通过无数生灵的内心,可以窥探到就连卡恩自己,都无法看破的千变万化的心灵,倘若能够正视黑暗,并保持本心的话,对于道心是一个永恒的磨练。

  只要能够挺过这番磨练,落清画未来踏足远古大能之境不是什么难事,就连大道极巅之境,也可以奢望窥探一二。

  因为只要能够接受那些黑暗,也意味着落清画可以掌控无数远古大能所修炼的远古大能之法,就算不能突破到大道极巅之境,修炼多种他人的立根之本,也可以让落清画的实力变得无比恐怖。

  在诸天万界也能够成为位列前茅的巅峰强者之一。

  这个结果对于一心变强的强者来说无疑是最好的,可是想要达到这个目标的过程,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。

  随时都有可能会因为一时的邪念,而变得毫无下限可言的怪物。

  所以他才会指点落清画,选择逃避未必不是一个好的活法。

  “……”

  卡恩虽然只是说了几句,但是那深深打量的一眼还有这番话,让落清画浑身一僵,感觉自己隐藏多年的秘密,被完全看透。

  可是她应该没有跟任何人说,也没有流露出丁点破绽才是,为何卡恩前辈能够看穿,让落清画一点都不懂。

  不过落清画可以确定的是,卡恩前辈已经知道了她所身负的神通,还有正在承受的苦难。

  只是卡恩前辈并没有因为知道了,她身上的秘密,而打什么阴暗糟糕的主意,没有利用这个不能暴露的秘密威胁于她,行苟且之事亦或者种种不能言说的事情,反倒是在指点她,劝说自己尝试去接受自己所创造的神通。

  龙傲知道卡恩能够看破世间一切规则,可以通过一个人的真元,直接看破神通的本质。

  先前因为卡恩的体形,他跟龙霄好好聊了聊,发现就连龙霄原本自己都不知,其所创的【神龙道】能够让真龙族全部族人修习。

  目前龙霄的【神龙道】暂且还不行,不过想要让全部真龙族修炼,龙霄必须只要把【神龙道】再做一番细分就可以做到。

  这些龙霄都未能发现的事情,卡恩却是一眼看出,眼光不可谓不可怕。

  这一次卡恩看了一眼落清画,就有意做出一番指点,意味着落清画所走的道路,绝非寻常。

  只是也因这条道路,让落清画性格大变,从原本外向大方的性格,变得内向喜好一人独处。

  若是剥离种族的身份,落神的实力在远古大能之中,乃是诸天万界位列前茅的存在,只要不招惹三大帝族,以落神的实力,在诸天万界完全可以横着走。

  这在远古大能之中可以说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落神的身边,还有君临的存在,两人联手乃是人族最稳固的根基。

  只要这两人不倒,人族就不可能衰败,所以落神给无数强者,留有人族掌控者的印象。

  这算的上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身为落神之女的落清画,不可能不知,可既然知道的话,那么卡恩所说的落清画畏惧他们,这个他们究竟指的是谁?

  因为了解卡恩的为人,以至于龙傲看着落清画,眼神带有一些好奇的打量。

  梦道衍知道落清画身上,有着一个无法与外界所说的大秘密,他也可以直接通过落清画的神魂去探索这个秘密究竟为何。

  可为什么他没有那么做,就是因为梦道衍知道,心灵深处的秘密有些时候是不可探知的,否则自己的道心乃至是本心,可能都会为之发生改变。

  落神听到卡恩话里有话,知道自己女儿会变成这样,肯定是有大秘密的,换做以前的话,落神会毫不介意的问一问。

  可是现在,自己女儿的性格发生了很大的转变,若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冒然想要问个清楚,就有些太过为难自己这位女儿了。

  “清画,为父对于你选择的活法,不打算有太多的管教。”

  “不过我是你的父亲,任何事情你都可以寻求为父的帮助,如果你想要找个人谈一谈心的话,为父会倾听你的想法。”

  落神伸手轻轻拍了拍落清画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落清画知道眼前的这几位,都是名声响彻诸天万界的存在,按照过往她对闻神境的印象来说。

  这些人的手中,应当也是沾满了鲜血,乃是最为可怕的存在之一,心中可能也藏有不为人知的阴暗面。

  但是此时可能是因为无法看透他们的心思的原因,也可能是因为这些都是自己父亲的朋友的原因,落清画感觉这几位并没有那么可怕。

  “嗯……”

  落清画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  君临看了一眼,也没有刻意去说些什么了。

  他只是在意落神的想法,所以才想要为落神向梦道衍试探一番,先行了解一些内情,之后好想办法解决。

  可是听卡恩的意思,落清画身上所藏的秘密,绝对是属于不愿与外人说的。

  若是敌人的话,君临有万般手段找出那隐藏在最深处的秘密,可落清画是落神之女,以他与落神多年的情谊来说,也算是他的侄女,没有必要做到那一步。

  卡恩转身继续带着他们,去找一处安静的地方,好好再聊一聊。

  “你是想待在这里,还是跟着我一起过去?”

  落神看着走在前方的卡恩,看向了自己的女儿,开口问道。

  “女儿先待在这里就好了,父亲祝你们聊的开心。”

  落清画此时心思虽然有些乱,不过听到父亲的话,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
  她愿意待在这里,也是因为定星河、闻天道、君墨尘这几人的内心深处,没有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大秘密。

  看着她的时候,也没有传来什么污秽难以入耳的心声,更多的是好奇,想要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  真龙族的翘楚龙霄的心思,她则是无法直接看透,所以不用担心会因为一些奇怪的事情,而影响自己的心情。

  相较于各种其他难以言说的想法,跟这四人待在一个地方,倒也不是无法接受。

  “你们呆在这就好,等一下会有人带你们去一个地方,到时九尾族的诸多少女也在。”

  “九尾界很少会迎接这么多的客人,你们既然能够被带来观礼,无一不是种族内的翘楚。”

  “若是与九尾族内的少女有缘的话,可以结为伴侣,成就一段佳话。”

  “若是无缘彼此也可以聊一聊,成为朋友也是不错的事情。”

  卡恩闻言回头扫视了一下君墨尘、龙霄还有落清画等人,开口说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这段话一出,落神和君临难以置信的看着卡恩,怎么卡恩你不按套路出牌?

  他和君临为了选到底带谁来,还冥思苦想了一阵,甚至君临觉得自己的儿子君墨尘,可能不适合寻找伴侣的先置条件,所以特地叮嘱了自己的儿子君墨尘,在这里不要打什么歪主意。

  可按照卡恩的意思,亦或者说九天梦的意思,似乎本就看好这些小辈,不介意他们是否有过伴侣的意思?

  要是早知道如此,他们就不用仔细讨论到底带谁来了。

  君墨尘闻言看了一眼父亲,有些无语,不过就算可以,他也是选择顺其自然了。

  因为比起寻找一位合心的九尾族伴侣,他现在更想跟龙霄好好聊一聊。

  他知道父亲和落神大帝的理念,一直都是希望为人族带来万世太平,而不是重蹈上古时期的劫难。

  未来他要成为接替父亲的大帝,自然也是希望能够接过父亲留下来的理念。

  不求人族成为新晋帝族之一,但求人族能够摆脱上界的漩涡,成就太平盛世。

  能够威胁到人族地位的种族不多,龙霄未来有望成为第十代龙祖,所以提前相识相交的话,未来能够更好的交流。

  闻天道和定星河,也是被吓了一跳,不过仔细想了想,落神大帝也没有限制他们不能做些什么,只是说明要他们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。

  多半是为了不给九尾族的少女留下一下不好的印象,也可以更好的成就良缘。

  “我跟九天梦讨论过后,请柬上不是写明了可以带小辈前来么。”

  “如果只是让你们观礼,就不用写这个,只要写了你们就会明白。”

  “难道请柬上写错了?”

  卡恩看到他们难以置信的眼神,开口说道。

  “写的很明白,是我们顾虑人太多了。”

  落神和君临看到梦道衍和龙傲,没有丝毫惊讶的样子,就知道只是他们两个想太多了。

  而梦道衍和龙傲,则是直接从字面上去理解了卡恩的意思。

  也不知梦道衍为什么只带了妻女前来,没有带梦蝶族的一些翘楚过来。

  “好好把握,你的年龄也不小了,是时候找一位伴侣了。”

  “早点成婚,也可以断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。”

  龙傲看着龙霄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现在龙霄还未彻底成年,不过实力和境界已经足矣寻找伴侣了,所以原本限制龙霄的一些想法,在此刻也就放开了。

  九尾族的少女天生媚骨,且各个都极为美丽,容易满足无数男人的幻想,且因为内柔的性格,只要是倾心于对方,就会无比的听话且乖巧,在房事上可谓是如鱼得水,得到更多的欢愉。

  “父亲我还差几万年,才正式成年,而且就算成年了,这些事情是着急不来的,要讲究眼缘和缘分的。”

  龙霄听到父亲这看似催婚,实际上夹带私货,暗示自己早点成婚,也早点断了对卡恩前辈的幻想,有些无奈想要为自己与理据争。

  “过去禁止你去想那些事情,是因为担心你会因此而荒废修炼。”

  “现在你的实力和境界已经超越了族内的同龄许多,自然是不用遵守那个规矩的。”

  “而且你要讲究缘分的话,那么等这次回去之后,你就找机会去外界多走一走,去寻找你的良缘。”

  龙傲闻言可不管龙霄的反驳,直接命令道。

  “是……”

  龙霄听到父亲的话,虽然想说自己的心思,暂时还不在寻找伴侣上,但是父亲的语气就像命令一样,让他又不得不从,只能无奈的应下。

  不过龙霄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在无声的宣示着自己的不满。

  可龙傲才懒得管那么多,如果龙霄没有打卡恩的主意的话,他才懒得管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寻找伴侣。

  可既然龙霄打了主意,他作为过来人只能早点断了龙霄的幻想,免得自家儿子也越陷越深。

  随后,龙傲等人跟着卡恩离开了。

  君墨尘几人也在几位貌美灵动可爱的九尾族少女的带领下,去到了一处早就布置好,摆放着各种仙果与仙酿还有美食的地方。

  落清画看到龙霄因为刚才被大名鼎鼎的九代龙祖龙傲前辈催婚之后,眉头紧皱着,似乎有些烦恼,也是暗自好笑。

  若非亲眼所见,落清画也不会相信,号称只要随手一招,就会有无数美人投怀送抱,希望嫁进去的真龙族的翘楚,也会有被催婚的一天。

  “习惯了就好。”

  君墨尘拍了拍龙霄的肩膀,感同身受的说道。

  “你的父亲也催你找伴侣了?”

  龙霄被拍肩膀也没有介意,扭头看向了君墨尘问道。

  “我的父亲没有催我,不过我的母亲催啊,一直都拐着弯说其他哥哥都孙子孙女满堂了,就她没有抱一个直系血脉的孙子,太可怜了。”

  “当时我才一万两千岁,闻神境初期啊,本身应该还处于需要继续修炼精进的阶段。”

  “我的母亲硬是带着我,去见那些来我君家拜访的女子,所以早早成婚了。”

  “可实话说若是可以的话,谁不想等一个缘分与眼缘刚刚好的心中挚爱的出现。”

  君墨尘闻言也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  落清画发现君墨尘此时的心情,跟说出来的时候一样,并没有因为自己早早成婚,而感到窃喜,反倒是是因为成婚太早,而感到遗憾。

  而那个遗憾无法示爱得到的人,就是刚才她见过的梦倾城。

  梦倾城在她们这一代,也是一个不得了的大名人,刚刚从皇天界踏出之时,不过十多年,美名就已经传遍天下,拥有无数仰慕者,君墨尘会被吸引也不奇怪。

  “世事无法如人愿啊。”

  龙霄听到君墨尘语气中的遗憾,也伸手拍了拍君墨尘的肩膀。

  君墨尘追求梦倾城的事情,在上界不是秘密,基本属于只要了解一下梦倾城的传闻,就知道君墨尘的想法。

  只是梦倾城为梦道衍之女,天赋和战力强大无边,同境之中难寻对手,而且还说过不想成婚,想要得到梦倾城的心,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  “对了,你们人族这一代的翘楚那么多,你们几位都到齐了,那个雨天轮怎么没来?”

  旋即,龙霄看了一眼在场的人,开口说道。

  人族这一代除了希暮雪之外,还有六位翘楚。

  实力可能比不上他,但无疑都是天赋卓越之辈,以后有可能会成为人族的顶梁柱之一。

  古月舞和苍云清没来,他能够理解,毕竟她们两位要是想要寻找伴侣,只要说出要求就会有无数男性去示爱,然后在其中选一个就好了。

  可是雨天轮是男性翘楚,九尾族很少会开放给予外人进入,这难得的机会,雨天轮居然不来,让龙霄也是奇了怪了。

  “百族争霸赛结束后,雨天轮就离开了南斗上界,去幽冥大域了,看他的样子多半是打算去找幽冥姬。”

  “我父亲没能在南斗上界找到他,又听到了这些传闻,所以就没专门去带他一起来。”

  君墨尘闻言开口说道。

  “现在幽冥大域可不太平,有许多异族的大能已经过去了,他居然还敢过去,也算是胆魄可嘉了。”

  龙霄听到雨天轮的去向,有些意外的说道。

  “他懂得借势,死不了。”

  君墨尘闻言顿了一下,开口说道。

  他跟幽寂澜聊过了,因为幽寂澜感觉雨天轮好像看上了幽冥姬,所以幽寂澜想要试探一下雨天轮的实力与为人,结果把雨天轮直接祸水东引,让君墨尘拦下了他,才让雨天轮直接溜了。

  落清画听到几人的听话,并且感受到君墨尘内心那恨不得揍雨天轮一遍的想法,感觉能够读心难得没有那么令人感到恶心。

  所以只是安静的当着一位倾听者,看着这几个男人扯东扯西,就连上界局势都谈到了。

  因为人族也是稳坐钓鱼台,观览天下事的种族的原因,所以龙霄大概说了一些上界的局势,让君墨尘、闻天道、定星河三人大开眼界,并且知道了上界的种种局势。

  虽然君墨尘也是大帝后裔,不过他的父亲却是没有跟他说太多关于其他种族和大域的事情,只是让他最近老老实实的呆在人族大域。

  ※※※※※※

  而另外一边卡恩带着龙傲等人,去到了一座仙府之中,顺道龙傲等人还把带来的贺礼直接交给了九尾族。

  卡恩邀请前来见证大婚之礼的人只有几人,但是每一个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,所以拿出来的贺礼足矣顶不知多少人。

  对于这几位来说,只要不涉及到远古大能的传承法,还有一些就连远古大能都会动心的至宝,其他的一些机缘,可谓是随手就能拿出来。

  这是卡恩的第一次大婚,所以几人都没有吝啬,随手就是难以买到的宝物,还有几部能够修炼到一世大能的传承法。

  当然那些修炼到一世大能之境的传承法,属于拓印本。

  不过就算是拓印本,也是无数人追求渴望得到的宝物,因为只要修炼到一世大能,就能够为族内带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,还能够增加族内的强者数量的底蕴,这些礼物不可谓不贵重。

  当然这种贺礼,也是因为这是卡恩的第一次大婚的对象是九天梦女帝原因,若是卡恩之后再大婚的对象,跟他们不算同辈,他们也不可能,拿出太多能够增加底蕴的贺礼。

  卡恩则是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,虽然一世大能之法于他而言,没有太大的用处,但是这些对九尾族而言,乃是极为贵重的礼物。

  他与九天梦大婚,九尾族算是九天梦的娘家,他不可能一直都帮九尾族,但是在适当的时候帮一下九尾族还是会做的。

  想到九天梦因为受到这些贺礼,开心的模样,让卡恩也不知不觉有些高兴了起来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